主题: 坏蛋是怎么练成的

  • 悠悠鸟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5556
  • 回复:4
  • 发表于:2007/6/7 12:49:42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高碑店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二十世纪九十年代,在J市第二中学教学楼的一层走廊里。

“嘿,小子,把钱都给我拿出来!”两个头发染成花花绿绿的少年把一个身材瘦弱的学生逼在墙角。

学生底下头,小声说:“我没有钱。”

‘啪’两个少年中一个高个的一巴掌打在学生脸上。“草你妈的,别和我罗嗦,快点!”

学生被打得嘴角通红,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。这时高个旁边的矮胖少年说:“算了,别打坏了。这小子是我班里学习尖子,哈哈!”

那高个看看学生:“草,看他那熊样吧。学习好有个屁用。”转头对一边的胖子说:“老肥,你去翻翻他兜,我咋不相信他没钱呢!”

膀子‘恩’了一声,来到学生身前说:“谢文东,你把手松开。”原来那学生听见高个少年的话,用手死死抓住裤兜。

见那个名叫谢文东的学生象没听见一样还是用手捂着兜。“草,你当我放屁是不是?”胖子一脚蹬在谢文东的小腹上。谢文东身子重重撞在墙上。胖子把他的手拉开,另支手伸进他裤兜里。拿出一张褶皱的五元钱。

胖子把钱交给高个少年,往地下吐口吐沫:“妈的,给你脸你不要脸。”说完,和高个少年嘻嘻哈哈离开。留下满脸痛苦的谢文东。

谢文东是J市第二中学初三学生,学习努力,头脑聪明,成绩非常优秀,在整个学校都能排在第一。但是性格有些内向,没有什么朋友,加上身材瘦小,经常受到别人欺负。第二中学在J市不是什么重点中学,学校的管理也很松懈,经常有校外年龄不大的不良少年进出。这些人年龄都不大,由于各种原因不再上学,在社会上糊混。见到软弱好欺的学生,不是找茬就是要钱,或许这样他们能体会到一种成就感吧!

站在学校走廊里好一会,谢文东弯腰拣起掉这地上的书包,走出学校。回家的路上,谢文东眼睛里都是委屈的泪水,心里不停问自己:为什么?为什么他们总是欺负我?为什么他们不欺负别人?为什么会是我?

没有人能给他答案,傍晚的黑暗掩盖了他的泪水。谢文东回到家里,进门前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,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自己在学校受人欺负。软弱的人不代表他们就没有自尊心,甚至他们的自尊心别任何人都强。谢文东用钥匙打开门,家里只有他的妈妈在。做好的饭菜摆在桌子上等他放学回来吃饭。见他回来后,谢妈妈说:“快点吃饭吧,一会都凉了。”

谢文东点点头问:“我爸呢?”

“你爸今天晚上夜班,不回家了”谢文东的妈妈边拿饭边说。谢文东‘哦’了一声,坐下来看着桌子上的饭菜,没有一点食欲。

见谢文东光坐着不吃饭,他妈妈担心问:“文东,怎么了?是不是生病了?”

“没有!”为了不引起妈妈的怀疑,谢文东拿起饭碗默默吃起来。

谢文东生活在一个普通家庭。爸爸在铁路上班,开机车的,经常夜班。妈妈是下岗工人,后来在外面做点小买卖。家里虽说不上富裕,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却过钱花。由于他学习成绩好,父母也都很欣慰,只要他伸手要钱,父母从没有拒绝过。

第二天,谢文东还是和往常一样,五点半起床。看会儿昨天的功课后,吃点东西,向妈妈要了十元钱上学去了。他家离学校不远,只隔两条街道,快走不到五分钟就能到。谢文东来到自己班的教室,教室锁着门没有一个人。谢文东用班级钥匙打开门走进去。

他坐在班级的第一排,不是因为他个子不高,而是由于学习好。在J市很多学校都是这样,学习好的坐前面,成绩差的坐后面。班级座位按每回大考(期中考和期末考)来定。学校对这种方法有它自己的解释:成绩差的都是上课时爱说话的或不好好听课的,让他们坐在后面可以不影响别人,给认真听课升学有希望的同学一个更好的环境。

谢文东坐在座位上看书。过一阵同学陆陆续续来到班级,寂静的教室也慢慢热闹起来。关系不错的同学纷纷凑在一起,有聊昨天晚上看的电视剧如何如何好的,有说最近哪个明星出新歌的,有的几个小女生在一起拿出珍藏的贴纸互相换的。教师里象农贸市场一样热闹。

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,谢文东皱了皱眉,把手里的书放下。这时昨天抢他钱的胖子进到教室,把书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上。看见坐在那发呆的谢文东,嘻嘻哈哈走过去。来到近前,一扒拉谢文东的脑袋,“嘿!今天带钱了没有啊?”谢文东被吓了一跳,摇头说:“没带钱。”

“没带?”膀子嘿嘿一笑说:“那你让我摸摸。”说着把手向谢文东裤兜里摸。

谢文东挡开他的手,声音有些颤抖:“别翻了,我的钱还得中午吃饭用呢。”见他有钱不给,膀子一甩手打在谢文东脸上:“草,你和我装呢?!”脸上的疼痛感让谢文东的眼圈发红。

这时教室里的同学把目光都投向这里,有的带着疑问,有的是幸灾乐祸。见班里的同学都在瞅自己,谢文东脸一片通红,他知道自己的自尊心被狠狠的践踏在地上。谢文东的同桌看不过去了,一个脸圆圆的女生对胖子说:“李爽,你也太过分了,怎么打人呢?”

李爽一指那女生:“滚边去,有你个屁事啊!”

女生瞪着眼睛大声说:“怎么地,打人就不行。”和那女生关系不错的同学帮她说话,“算了吧李爽,别吵吵了,一会老师快来了。”“徐娜,得了吧。你也别喊了。”徐娜是谢文东同桌女生的名字,平时特别爱闹,象个假小子似的,但学习成绩很好。

李爽点点头,看着不说话的谢文东说:“行,草你妈的,你给我等着哦!”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,呼哧呼哧喘着气。

徐娜大声对低着头的谢文东说:“怕啥?等着他还能怎么的?”说完气汹汹的坐下。一推傍边的谢文东说:“你怎么那么胆小啊?你越怕他他就越欺负你。你家里没有比你大的哥哥吗!找来揍他一顿就消停了。”

谢文东木然的点点头说:“谢谢你了。”

徐娜一见他这个样子就来气,转过头不理他了。

难敖的一天终于过去了。放学后,教师里的学生一个个的离开,可谢文东不敢走,他怕李爽找人在学校走廊里堵他。最后只剩下他和今天值日的同学在教室里。今天值日的学生叫张强,以前也被李爽欺负过。见谢文东还没走,一边扫地一边问他:“谢文东,你怎么还没走啊?快六点了(学校五点半放学)。”

谢文东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:“我还有道几何题没有弄明白,等会走。”

“呵呵,你可真用功啊。难怪学习那么好呢!”过一会,张强把教室打扫干净了,拿起书包说:“谢文东,我打扫完了。你走不走?要走我们一起走。”

谢文东摇摇头,“你先走吧,反正咱俩家也不同路。”

张强说声‘拜拜’背起书包跑出教室。谢文东又等一会,看表已经六点多了,感觉李爽就是等他也不可能等到这么晚,也许以为自己回家早走了。

谢文东收拾好书本,拿起书包走出教室。把门锁好后,转身离开。

(第二中学的教学楼是一做不小的五层楼。第一层和第二,三层都是各班的教室。第四。五层是实验室,微机室,语音室等。谢文东的教室在第二层。)

这时学校里的学生大多已经离开了。走廊里的灯关了不少,显得有些昏暗。谢文东走到一楼的走廊,这里是他最害怕的地方,因为李爽那些人经常都是在这里等他。见走廊里空无一人,谢文东悬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。可在走廊里刚走一半,旁边的教室门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四五个人。里面有李爽和昨天抢钱那个高个。

李爽一脸邪笑说:“谢文东,你可出来了,让我们好等啊!”说着,四五个人把谢文东围起来。

谢文东心里有些发凉,他从没有被怎么多人欺负过,眼泪差点掉下来,“李爽,今天。。今天上午对不起啊!”

“我去你妈的吧!别的先别说,把钱先给我掏出来。”李爽仗着人多,说话硬气不少。

“我的钱中午都买饭了,现在真的没有啊。”

李爽呵呵一笑:“没有是吧,我打你就有了。”说完一叫踢在谢文东的大腿上。其他人都是各班的混子,不怕事大的那种。见李爽动手了,二话不说,围起谢文东一顿拳打脚踢。李爽边打边说:“都鸡巴别往脸上打,打坏了不好说。”谢文东被逼靠在墙上,双手抱头。这时的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痛,因为和心里的痛苦比起,那实在是轻得多。听不见外界的声音,耳朵里充满嗡嗡声。

“行了!别打了。”李爽看差不多了,把其他人拦住。他也不想把人打坏事闹大了。抓起谢文东的头发,李爽用手拍拍他的脸说:“你明天上学给我带十快钱。要是不带我还找人揍你,知道不?”

谢文东身体靠在墙上,腰弯着,低下头,泪水顺着面颊滴落在地。见谢文东不说话,李爽用力的拉住他的头发说:“草,我和你说话呢没听见啊?”谢文东精神麻木的‘啊!’一声。李爽满意的点点头和其他一起离开,“一会干什么去啊?”“打游戏去吧!”“没意思,不如打台球去呢!”“去你妈的,你有钱啊?”李爽几个人说说笑笑走出学校。

这时谢文东靠在墙上的身体慢慢滑落,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痛哭,现在他觉得自己活的一点意思都没有,学习好有什么?还不是受人家欺负!为什么?他用拳头用力打自己的头,他狠自己太软弱,狠自己为什么不和他们拼,狠自己为什么不敢把自己在学校受人欺负的事告诉爸妈。

过了好一会,心情平静了一些,谢文东站起来把褶皱的衣服整理一下,走出学校。这时外边的天空下起雨来,谢文东漫步在街上。他感谢上天在这个时候下雨,至少可以让别人看不见自己的泪水,自己只是想过平凡人的生活,难道这都很难吗?为什么别人可以安安心心的上学,自己却要担惊受怕。如果这是上天对于软弱人的惩罚,那么他在这个时候决定以后要坚强。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负。这一天,外面下着雨,谢文东永远无法忘记,因为这天是他人生转变的开始。
  
  • 悠悠鸟
楼主回复
  • 发表于:2007/6/7 12:50:47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有人看过么?大家来回忆回忆!
(0)
(0)
  
  • 悠悠鸟
楼主回复
  • 发表于:2007/6/11 10:15:41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谢文东不知到自己走了多久,终于回到了家里。打开门,文东的爸爸和妈妈都在。俩人看见儿子脸上有伤,赶忙问:“文东,你的脸怎么了?”

谢文东的自尊心使他说不出口是别人打的,含糊说:“外面下雨了,不小心滑倒摔的。”

妈妈关心问:“没事吧文东?用不用去医院看看?”

“妈,我没事,你别管了!”谢文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把门关上,他现在心情很乱,不想见任何人。

谢文东的爸爸敲敲他的门说:“文东,那你吃点饭在进屋啊!”

“爸,我在外面吃完饭了。”屋里传出不耐烦的声音。谢文东的父亲转头看看妻子说:“我感觉咱们和孩子的代沟越来越大了,现在文东都很少和我们谈起他自己的事。”“是啊,这孩子?!?nbsp;;

到十点多,谢文东听见父母都回房间睡觉去了。于是从房里出来,先到浴室里把身上洗得干干静静。然后到凉台把家里的工具箱找到,拿了一把装潢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。

在自己的房间,谢文东脱光了身上衣服,赤身裸体的站在镜子前面,手里握着装潢刀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谢文东发出冰冷的声音:“谢文东你记住,从今天开始,没有人能再欺负你!”

然后把装潢刀的刀片推出来,伸出左手,向自己的掌心处划了下去。锋利的刀片划过手掌,形成三寸多长的伤口,鲜血瞬时涌了出来。谢文东咬紧牙让自己不要叫出声,看着镜子里脸孔扭曲的自己,咬牙说:“谢文东,你要是连这样的痛苦都忍受不了,那你还有什么希望不让人欺负?”手心的疼痛感刺激他的每一跟神经,嘴里不自觉的发出‘恩恩’的呻吟声。

也许是太痛了,或是血流得太多,谢文东感觉自己一阵头晕,但手里仍紧紧握住装潢刀。谢文东的父母听见儿子的房间里有动静,象是生病的声音。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把开谢文东房间的门,俩人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。只见谢文东的手上。地板上都是血,自己赤身倒在地上,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。

谢文东的爸爸赶快用毯子包住儿子,向外走去,他的妈妈跟在后面,两人向医院跑去。

一星期后,谢文东象往常一样,提着书包来的学校,只是左手缠着白声药布。

进到班级里,不理同学们好奇的目光,默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。同学们感到一周不见的谢文东有些不一样了,可是到底哪不一样自己也说清,那只是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看着同桌,徐娜关心的问:“谢文东,听说这几天你有病住院了。到底什么病这么严重啊?”

“没什么。”谢文东微微笑了笑:“只是不小心把手割破了。”

徐娜看见谢文东手上的纱布,了解的点点头,生气的说:“多大了你,自己还这么不小心!”

谢文东哈哈一笑说:“好的,我下回一定注意。”看着满脸笑容的谢文东,徐娜感觉他真的有些不一样了,至少开朗了很多。

“什么事这么好笑啊?谢文东你不为了躲我跑到医院里去了吧!哈哈!”李爽带着一脸坏笑向谢文东走过来。

徐娜一看李爽欺负谢文东就来气,大声说:“李爽,你是不是神经病啊?没看见谢文东受伤了吗?”

“哎呀,他是你对象啊你这么帮他,你俩什么时候有一腿了?”

徐娜气得满脸通红,“你?D悴灰场!毙晃亩死炷人担骸八懔耍偷彼窃诜牌ò桑『退平鲜裁矗俊毙炷取诉辍恍Γ髌さ目醋爬钏凰祷啊?nbsp;;

李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,盯着谢文东说:“草,你刚才说啥?”

谢文东站了起来,挺直胸膛向李爽走去,当他的面孔和李爽的面孔只有半尺远的时候停下,一字一句说:“我刚才说你是在放屁!”

大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现在的谢文东。李爽只觉得自己头里‘轰’的一声,象火山爆发一样。红着双眼说:“谢文东,你他妈的别以为住了几天院就牛逼了?和我装什么装!”说着一拳打在谢文东的脸上。

谢文东嘴角处流出血来,但这回他没有哭,而是在笑。看着李爽‘哈哈’笑出声来,把手叉进裤兜里。当李爽和大家都以为谢文东的神经有毛病时,笑声停止了。谢文东把叉进裤兜里的手掏出来,李爽看见一把刀,一把崭新的装潢刀。

谢文东把刀片慢慢的推出来。教室里一片寂静,只有装潢刀发出的‘噶哒!噶哒!’的声音。

李爽压住心里的害怕,他不相信,一周前还让自己打得够戗的谢文东,现在能把自己怎么样!“草你妈的,别以为你那个破刀我就怕你了,烂虾还想上大盘?也不看自己是什么熊样。”见谢文东没有动,更加肯定他是在吓唬人,李爽推推谢文东的头“看见你就讨厌,现在给我滚远点。”

谢文东等他把话说完,身子一侧,握刀的手突然在李爽的眼前划过。李爽只觉脸上一凉,接着周围的同学发出刺耳的尖叫声。一股味道又甜又咸的液体流进李爽的嘴里。李爽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,是什么?好粘啊!放下手一看,满手的鲜血。

“啊~~”李爽双手捂脸大叫起来。谢文东上前抓住他的头发用力一拉,让李爽的眼睛看着自己:“知道吗?这就是欺负我的下场!”李爽看着谢文东冰冷的眼睛,只是一瞬间的感觉,这不是人类的眼睛,而是只有野兽的眼睛才能发出这样的光芒。现在他很怕,从小到大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死亡。不是因为自己脸上的伤口,也不是谢文东手里的刀,而是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人。

初中的学生毕竟还都是少年人,那里见过这样的场面。胆小的女生吓得哭出声来。一个男学生跑出教室,大步来到班主任的办公室,推开门跑了进去。这时的班主任正在看课前参考材料,发现自己班的学生惶惶张张跑进来,问道:“孙学文,干什么不敲门就进来了?”

孙学文喘口气说:“老师,不好了,谢文东把李爽的脸割破了,流了好多血呢!”

班主任是个男老师,平时很喜欢谢文东,觉得这孩子不只学习用功,而且脑袋特别聪明,再难的题教他一遍就会,只是性格内向一些。听孙学文说的话他有些不信,象谢文东这样的好孩子怎么能割破同学的脸呢?!但看孙学文的样子又不象撒谎,抱着一颗好奇心和孙学文向班级里走去。

到了班级门口,听见屋里一片寂静。老师奇怪的看看孙学文心说,你这个臭小子千万别骗我,要不看我怎么整你。孙学文被老师看着发毛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老师推开门走进教室,班里的学生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。先看了一眼谢文东,这时他正趴在桌子上看书。然后抬头向后看,只见李爽用一个手帕捂住脸,可鲜红的血已经把手帕阴透了,血滴答到桌子上。

老师大声问:“李爽,是谁把你的脸割破的?”

李爽抬起头,偷偷瞄向坐在前面的谢文东,发现他正回头看着自己,又是那种眼神,野兽的眼神,使他感觉到只要自己一说出真相马上就会被撕的粉碎。心里一凉,忍不住打了个冷战,站起来大声说:“老师,是我自己不小心割破的,不是别人割的。”

象他这样的学生老师本来就很讨厌,听他这么说松口气,“那你还坐在这干什么。陈辉,你带他去卫生室!”说完横了他一眼小声嘟囔:“真讨厌,弄了一地血!”

然后一指孙学文,“你怎么说李爽的脸是被谢文东割破的?”孙学文委屈的说:“刚才我亲眼看到谢文?!笨傻彼吹叫晃亩难凵袷保严旅娴幕坝采柿嘶厝ァW范岳鲜λ担骸岸浴!6圆黄鹄鲜Γ也挥Ω盟祷选@钏牧呈撬约夯频模 ?nbsp;;

“下回看清楚点再和我说。”老师转头对谢文东说:“文东啊,快期中考了,复习的怎么样?”

谢文东恭恭敬敬站起来回答:“老师,你放心把!我有信心拿学年第一。”

有谢文东这样的学生是作为老师的骄傲,班里有一个这样的学生,他自己和别的老师站在一起都会觉得高出一头。满意的笑了笑,拍拍谢文东的肩膀说:“文东,努力学习是好事。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,别累坏了知道吗?”

谢文东乖巧的点点头:“谢谢老师关心,我会注意的!”

老师让谢文东坐下,对孙学文说:“你去拿拖布把教室里的血擦干净。”孙学文现在是认了,宁愿得罪老师,也不能把真相说出来,因为他觉得现在的谢文东把老师更可怕。老师在教室里站了一会,看孙学文把地擦干净了才离开。教室里出奇的静,每个学生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心里好象压了一块大石头,喘不过气。还是徐娜最先打破沉静,看着身边的同桌问:“你怎么变得这么狠了?”

谢文东漠漠说:“因为我明白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别人欺负。”

“可就算李爽坏了点,你下手也太狠。那么大的伤口会在脸上留疤吧?”徐娜觉得谢文东做得有些过分。

谢文东笑了笑,说出莫名其妙的话:“人的一生早被上天注定了,就算你再努力,也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。”说完,趴在书桌上不在理会旁边一脸疑问的徐娜。

过一会,李爽和陈辉从卫生室里回来,李爽鼻子上横帖一条四寸长的纱布,上面能看到淡淡的血丝。当李爽走过谢文东身边时停下,恭敬得弯腰鞠躬,“东哥,以后你就是我老大,我跟着你了!”

经常欺负谢文东的胖子----李爽,这时起成了他以后最忠实的护卫。满身的伤疤不知道有多少条是替谢文东挨的,这是后话。
(0)
(0)
  
  • 悠悠鸟
楼主回复
  • 发表于:2007/6/15 8:39:00
  1. 3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第二天中午,二中卫生间里。

“老肥,听说你让你们班这个窝囊费把脸划了一道口子,你还跟了他,真的假的啊?”一个叼着烟卷的高个歪着脑袋看李爽问。李爽沉着脸,“你他妈再敢叫他窝囊费我揍死你!”

高个眼眉跳了跳,掐住李爽脸上的肥肉来回摇晃:“篮子,你知道自己和谁说话呢?”

李爽打开他的手,瞪着眼睛说:“我草你妈的高强,你以为我怕你是不?别以为自己认识几个人就和我装牛逼!”高强‘呵呵’一笑:“你行,小子。今天放学你和那个篮子在教室里等我,要是敢先走我把你腿打折!”

李爽盯着他的眼睛“我等你,就怕你不来。”

回到教室,李爽把刚才的事和谢文东说了。谢文东问李爽:“高强是谁?干什么的?”“就是以前总和我在一起那个高个,上回和我一起抢你钱来得。”说到这小心看了一眼谢文东,见他没在意,放心接着说:“他就是高强,上小学时就出来混了,手下有一帮人。现在是初三六班的混混头。”

谢文东点点头,问他:“你能找来多少人?”李爽想了一下说:“可靠点的能有五六个吧!其他那些就是一些虚张声势的墙头草,见风头不对肯定第一个跑。”

谢文东说:“那好,你去把可靠的那几个人找来我看看。”李爽答应一声向外跑去。

晚上六点,二中二楼教室。

李爽站在教室后面,举起一把坐椅,狠狠向地上摔去。‘砰’走廊里传出一声巨响。坐椅被摔得七零八落。李爽弯腰拣起一跟长二尺的‘方子’,来到谢文东座位边说:“东哥,这个你拿着,一会打起来能用得上。”

谢文东摇摇头,“不用这个。”李爽不敢说别的,把方子放在一张书桌下面,老大不要留着自己用吧。不一会,教室里紧关的门被人一脚踢开。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李爽吓一跳,扭头一看,高强带着七八个人进入教室里。“行啊,你俩还真有种,真在这等我呢!”高强回头对后面的人大笑“哈哈~~看看这俩傻逼!”

谢文东没有说话,冷漠的坐在自己座位上。李爽听完,心里的火腾一下烧到顶点,“高强你他妈要是个人就和我单挑。谁输谁是儿子!”

“和你单挑?我去你妈的吧!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熊色!”转头看坐在那的谢文东说:“小子,你给我过来!”

谢文东慢慢站起来向高强走去,李爽跟在他身后。看比自己矮半头的谢文东,高强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蔑,“你小逼最近嚣张的很啊,跟我抢人。李爽是个篮子,你要我就给你。但我咽不下这口气,你说咋办吧?”谢文东底下头,略长的头发遮住眼睛,嘴角微动传出冰冷的声音:“你要是聪明就最好咽下这口气,李爽有他自己的选择。”

高强听见冰冷的声音心里没来由的一跳,可看到谢文东身后含笑的李爽,把心里的一丝软弱抛在脑后,“你和我装犊子呢?”一把抓住谢文东的头发向下拉,抬起腿,膝盖猛撞在谢文东的脸上。谢文东蹲跪在地上,鼻子里流出血来。李爽大喊一声向高强冲去,却被同来的几个人压倒在地。

高强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,又一脚把谢文东踢倒。“怎么了,这么快就熊了?”高强用脚踩在谢文东的脸上,回头问李爽“这就是你的狗屎老大,现在在我脚下呢!哈哈~~~~~~”

李爽挣扎想起来,可是四五和人分别压住他的手脚。“高强,我草你?!被懊挥兴低辏捅慌员咭蝗颂咴诹成希钏攘艘幌拢鲁鲆豢谘?nbsp;;

倒在地上的谢文东突然左手抓住踩在自己脸上的脚腕,高强一楞。谢文东右手的拿出装潢刀刺在他的大腿上。“啊~~”高强发出象杀猪般的惨叫声,捂住腿上的伤口向后倒退数步。谢文东站起来,走到高强身边,轮起拳头打在他脸上。高强的手下见见红了,都有点不知所措。

他们楞着可谢文东没有停,瞪着血红的眼睛,连拳带脚往高强身上招呼。不一会,高强被打得满连是血,倒在地上。李爽趁其他人愣神的时候站起身,顺手拿起桌子下藏好的方子,轮在刚才踢他的那人头上。那人闷哼一声被打得抱头跪在地上,血顺着手指缝流出来。李爽大喊一声:“兄弟们,都给我出来!”

话音刚落不久,走廊里向起杂乱的脚步声。不一会,教室里又进来七八个人。李爽叫喊:“我‘打样’!”轮起棒子向其他几人打去。后进来一伙人见李爽动手了,二话没说,把高强带来的人围在一起一顿暴踢。

谢文东抓起高强的头发,把他的脑袋拉起来,这时的高强神志模糊,一只眼睛被打得封候肿起老大一个包,另一只眼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说:“小子,我这回我认了,是因为我没有你狠。要打要杀随你便吧,我高强哼一声就不是人妈养的!”

谢文东把装潢刀片放在他的脖子处说:“你现在有两个选择。一是被挂,一是跟我。你自己选。”谢文东放下高强向后退了两步。这时其他人也都挺手站在谢文东的身后。一个机灵的学生马上搬过一把凳子,谢文东看了一眼他微微一笑坐在上面,翘起腿,手指轻轻在脸上划动。

高强擦了一下嘴角的血,看看倒在地上的手下问:“兄弟,你叫什么名?”

“谢文东。”谢文东把刀放进自己的裤兜回答。

“好,东哥。小弟服你了,以后你就是我大哥!”高强觉得眼前这个人不只是够狠,而且还很有头脑,以后应该能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

谢文东站起来,拍拍高强的肩膀说:“呵呵!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。有我的就有你的!”说完走出教室。高强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,脑海里还留刚才谢文东拍他肩膀时那种热切的眼神,这时他感觉到一种没来由的幸福。

后进来的人都有些发傻,他们都是李爽的朋友,今天李爽和他们说有一个人是他老大,让他们去见见。见面后大失所望,因为眼前的谢文东没有一点出奇的地方。碍于李爽的面子,也随着李爽叫谢文东‘东哥’,可心里一点都没服气。没想到这个在他们眼中的平凡人,一个人几下就收拾了高强,还让高强服服帖帖的做了手下。现在他们对谢文东才算是心服口服。

李爽打破沉静,对旁边人说:“草,还楞着干啥?赶快把强哥和受伤的兄弟送医院啊!”其他人听完赶快抬着高强和他受伤的手下。高强把过来扶他的人推开,挣扎站起来说:“我自己能走!老肥,这回叫我强哥了?真是打我一把掌再给个舔枣吃啊!”

李爽尴尬的笑了笑:“强哥,看你说得哪的话啊?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,跟着东哥一起闯天下保证没错。来,我扶你!”李爽扶住身体摇晃的高强,高强一扒拉他脑袋“草,你小子啊?!?”一伙人嘻嘻哈哈向医院走去。

谢文东走在回家的路上,走得很慢,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。自己怎样才能不被别人欺负?只有自己比别人强。怎么才能比别人强?那就得够狠。学校内部有名的混子基本上已经被自己控制住,再有就是校外的因素。谢文东决定要建立自己的势力,就以现在的二中为中心,拉拢社会上的一些小混子。这些人年纪都不大,打起架来没轻没重,说白了就是够狠。凭着年轻的热血,对英雄的盲目崇拜,也很容易被控制。现在谢文东的头脑远远超过他的实际年龄,甚至一些大人也比不上他。

谢文东在家里,没有什么改变,还是一个听话的乖儿子,父母眼中的骄傲。在学校里,还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,学习尖子。但他的名声却在二中附近传开了,这里的混子都知道二中最近崛起了一个新霸王~谢文东,打架特别狠,武器是一把装潢刀?!?nbsp;;

这天,谢文东和往常一样在班级里上课,认真听着老师每一句话。他认为不管自己怎样,以后干什么,文化永远是最重要的。拥有一颗过人的头脑要比强壮的身体实用的多。下课后,李爽从外面跑进来,在谢文东耳旁压低声音说:“东哥,三眼的手下要见你。”

谢文东正低头在纸上算题,头也没抬说:“恩,你让他等一会,我把这题做完的。”

李爽点头又飞快跑出去。三眼本名叫张志东,是二中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头,打架出了名的不要命。有次和别人火拼,在脑门上留下一道两寸长的伤疤。打眼一看,给人感觉好象三只眼。三眼的名头也是这么来的。

李爽跑到楼下,学校的操场上站着两伙人。一伙是高强带头的十七八个人,另一伙是三眼手下的十来号人。高强正歪着脑袋,蹲在地上抽烟,见李爽回来了把烟头弹出去,站起来问:“老肥,东哥呢?”

“东哥等会下来,让他们等会吧!”李爽肥胖的身体微微有些气喘。

高强见了心里不爽“草,看你那胖样,减减肥不行啊?跑几步就喘得和猪是的。”

“我靠,你当我不想减啊。说得到容易!”李爽看看等着不耐烦的三眼手下说:“你们再等会,我们老大一会就下来。”

“草,什么鸡巴东西,还他妈真当自己是个玩意了!”一个带着黄色墨镜的人大声说。

李爽一听,身体里的血燃烧起来,走到那人身前,毫无预兆一拳打在他脸上,墨镜被打飞好远。三眼手下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,一点面子都不给。纷纷把手放在衣服里,抓住藏在里面的片刀。里面带头的挥挥手,稳住手下,对李爽说:“那个小弟新来的不懂事,见笑了。”

李爽‘哈哈’一笑“好说好说!”接着板住脸盯着那带走的说:“带小弟儿出来先调教好了知道不,别满口喷粪。草!”

带头的脸色一变,但很快皮笑肉不笑说:“恩,兄弟教训这一拳我记住了。嘿嘿!”

“你记你妈了逼!”高强在一边憋很久了,见对方带头的那个样子心里更来起,骂了一句,一脚踢在对方的小腹。那人弯腰退出数步,让手下扶住。这下三眼的手下真不干了,把刀都抽出来。李爽高强带来的人也纷纷把身后别的方子拿出来。双方一处即发,每个人都瞪着眼睛寻找自己的对手。就在这时,谢文东双手叉兜,不慌不忙的从教学楼里走出来。

“呵呵!好热闹啊!?”谢文东来到人群中央,无视对方手里的片刀。见场中来个穿二中制服的平凡学生,对方代头的一边揉着肚子一边问:“小子,你干什么的?”

谢文东没说话,李爽大声道:“这就是我们老大!”

代头的来的谢文东面前上下打量,心说:草,这二中是不是没人了,找个营养不良的做老大。谢文东没有放过他眼中闪过的轻视,笑呵呵站着。

看了一会,那人点点头说:“谢老大,我们大哥有事找你商量。晚上你有空能否赏个脸出来聚聚?”

“没问题,时间地点你说,太完我可没空。”谢文东答应的很爽快。

那人又点点头说:“你放学时来‘欣欣’台球厅,我们老大在那等你。你看怎么样?”

“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其实谢文东早就想见见这个三眼的混子了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,没想到今天会主动找上自己。看着那伙人离开,对李爽和高强说:“你俩太冲动了,以后得改。”高强低头没说话,李爽大声说:“东哥,是他们太嚣张了,他们要不是先骂你我也不会动手。”

谢文东笑了下,“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,我只是提醒你们,时刻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可以让自己少吃亏!”

李爽和高强点头齐说:“知道了,东哥!”他们觉得老大说的也是有道理的,刚才要是老大不来真打的话,自己这一边别看人多,但不一定能占到便宜。

高强想了一下说:“东哥,我看三眼找我们去没有什么好心。你看是不是就?!?nbsp;;

谢文东正色道:“如果我们真想在这里立足,那就必须先过今晚这一关。或许会有凶险,但没有胆量还出来混什么?”高强听了脸一红,点头应是,“东哥,你说晚上怎么办吧,我听你的!”

谢文东点点头,深思不语。

‘呤~~’二中的放学铃声响起。顿时学校的大门人满为患。不知道为什么,学生都冲向原本就不宽的学校大门。第一个出来的大喊一声‘YE~~S~’兴奋的象中了头奖。

教学楼内,一层到二层之间的楼梯两边,站着二十几个学生,一各个双手叉兜,嘴里叼着烟,不管会不会抽,至少他们觉得自己这样很帅气。见到有漂亮女生经过,又是吹口哨又是欢呼,“赚了,赚了,这个真靓啊!养眼啊~~”“滚吧你,什么眼神啊?长得象猪八戒?5亩蹋」 薄安荨!!?nbsp;;

李爽和高强站在人群里可没有他们那么高兴,李爽问高强:“强哥,几点了?”高强看下表,拍拍他肩膀“才放学你说几点?紧张个毛啊!天大的事我顶着。”

李爽咽口吐沫说:“奶奶地,不紧张是骗鬼呢!对方可是三眼啊!”

“三眼怎么了?不是人啊。喝多了不也吐,吃多了不也拉嘛!?”高强的话引起一片哄笑声。李爽哈哈笑说:“就你老鬼词多。”

这时谢文东从二楼走廊下来,大家都收起笑容,在楼梯两边站得笔直,一起弯腰说:“东哥好!”

谢文东点点头问:“东西都带了吗?”李爽说:“东哥你放心吧,家伙人手一把。”

“恩,走吧。现在咱们终于可以去会会传说中的三眼了!”谢文东半开玩笑说。大家看着一脸轻松的谢文东,更是放心了,一路上有说有笑来到‘欣欣’台球厅。

‘欣欣’台球厅在二中左侧,二中的学生要打台球一般都到这来。一是离学校近,二是价格便宜,一杆五角。(不过球桌破点!)

谢文东等人来到‘欣欣’,这时的台球厅里一个客人没有,整个让三眼给包了。三眼拿着球杆正和一个小弟打球呢,见谢文东领着一伙人进来,‘哈哈’笑了几声迎了过去。台球厅里面很昏暗,等他走进了谢文东才看清三眼的样子。二十岁多点,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子,留着平头。很人第一感觉是此人很豪爽,总是笑呵呵的。

三眼也在打量谢文东,点点头说:“兄弟就是最近出名的谢文东吧?”

谢文东呵呵一笑:“三眼哥都知道小弟的名字了,不知是小弟的福还是祸呢?”

三眼一楞,接着又笑起来“谢兄弟是明白人啊!我喜欢!哈哈~”拿起一跟球杆递给谢文东说:“兄弟有没有兴趣来一杆!”

谢文东从没有玩过台球,但还是毫不犹豫接过球杆说:“好的。就算我不会玩也得玩,要不就是不给三眼哥面子了。”三眼眯着眼睛“恩,兄弟这话我爱听!”

拿着球杆,三眼狠狠把摆好的球打开,“兄弟在学校怎么样我本不应该过问,但既然是在我的地头上结帮,要是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是有点过分了。”

谢文东看过别人打球,知道怎么打。拿起球杆打六号球,说道:“小弟也是‘立棍’不久,有些事不明白还得要三眼哥多指教。”球没有打进。

“指教不敢说,大家也都是互相合作嘛!”三眼打进一个球,“最近兄弟在学校里收了不少钱吧?”

“太多没有,都是穷学生,一天也就几百快吧!”谢文东擦了擦杆头。

三眼‘哈哈’一笑,边打球边说:“兄弟好大口气啊,一个月下来最少也有一万多快呢!”球没进,三眼接着说:“本来这里以前都是我控制的,现在你这二中立棍了,我小弟一个都进不去。兄弟你是不是得给条生路啊!”

谢文东微笑说:“给条生路不敢说!既然话说到这,我看也只有几个办法可以选择了?”三眼拄着球杆看球桌对面的谢文东:“哦?怎么说。”“要么你走,要么我走,要么我们就合并。”

“哈哈,兄弟说得到都是实话啊!”三眼目光冷下来,“兄弟的意思是打算把我踢出这片儿了?”

谢文东嘿嘿一笑,盯住三眼:“三眼哥也不用吓唬我,我既然来了就不怕你。火拼起来我们也不一定输。只是这样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不是!”谢文东顿了顿,伏身打球。

三眼不敢再看轻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,心里直觉告诉他这人不简单。不论是头脑还是胆量都不比在社会上混了很久的老家伙弱。

三眼从兜里拿出一盒‘红河’抽出两跟,递给谢文东。谢文东一笑说声‘谢谢’拿了一跟放在嘴里,旁边的李爽走过来把谢文东和三眼嘴里的烟点上。三眼看了看李爽对谢文东说:“这小子还挺会来事儿呢!”顿一下接着说“兄弟你的意思是想咋办吧?”

“我说合并,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,都不吃亏。”谢文东吐出口眼圈。

“哈哈!合并?恩,是个好注意。是都有好处。”三眼搓着手里的球杆说:“不过嘛?!!?nbsp;;

三眼的意思谢文东哪能不知道,“三眼哥是说由谁来坐老大这个位置吧?”三眼不语,只是点点头,眯着眼睛看谢文东。“我本没有资格和三眼哥抢老大这个位置,不过要是空手让出去下面的兄弟也会说我没骨气,那么就一句话?!比壑迕嘉实溃骸笆裁椿埃俊?nbsp;;

“单挑!你和我,谁赢谁坐老大的位置。”谢文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。

三眼一楞,不敢相信这说是他说的。再次上下打量谢文东。没有什么特别,勉强一米七的身高,而且还很瘦弱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?竟然敢说这样的话。

“哈哈~~”三眼哈哈一笑“兄弟说话算数不?”“呵呵,说话不算数还出来立什么棍!”

“那好,就这么办!你说哪天吧?”三眼信心十足说。

谢文东看了看四周说:“你这里不错,我有空的时间也不多。我看就现在吧!”

“嘿嘿,好!”

谢文东把身上的上衣脱了,李爽和高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种效果。李爽有些担心问:“东哥,真的要单挑啊?三眼打架可是远近闻名的!”谢文东把衣服甩给李爽小声说:“这是解决的最好办法。我们实力弱,和三眼拼不起!”转身向台球厅中央走去。李爽和高强同时摸摸腰上的刀想,一会老大要是有危险,自己就先劈了那混蛋。见对方都是相同的动作,俩人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了。

这时三眼叫手下小弟把中间的台球桌搬到一边去,然后打开屋里所有的灯。顿时屋内一片明亮。他自己也把上衣脱掉,衬衫的袖子往上提了提,做好准备。现在他都觉得很可笑,自己要和一个半大小子单挑,不知道穿出去会不会很丢人!?

谢文东来到三眼面前站好,没有丝毫紧张,象是一切都在掌握一样。台球厅里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在看着站在场地中间的两人。一种无形的压力弥漫在空气中。

见谢文东还没有动手的意思,三眼先说话了“兄弟,可以开始了吗?”谢文东点点头回答他。

“小心了!”三眼不再客气,一拳向谢文东打去。他身体向后退一步算上躲开这一拳,但接着肚子上就挨了三眼一脚,谢文东被踢一个跟头。刚要起身,三眼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,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。趴在地上的身体一直滑出两米远才停下。李爽再一边有点忍不住了,准备拔刀时让高强拦住,低声说:“再等等!”李爽气得一跺脚,汗水流出来。

(看见述评里癫人说:‘大腿被捅了一刀居然还能走路。’汗,这个是我的失误,把‘扶’改成‘背’会好些。还有后面,至少前面应该加上时间~‘一个月后的一天’会更合理一些,在这里向大家说声对不起。还有老虎是我说:‘情节离奇???????黑社会要是这么好混(摇头,无语中?!!!!!!#獾阄业绞怯行┮煲椋衷诘闹鹘腔姑挥写锏胶谏缁岬某潭龋荒芩凳窃谘@锘臁O竽闼担汉谏缁岵皇悄敲春没斓摹>褪潜窘诔鱿值娜垡膊皇粲诤谏缁幔嵌济挥卸ㄐ偷淖橹裁挥泄潭ǖ淖式鹄丛矗嗽钡牧鞫埠艽蟆V荒芩闶巧缁崂镆恍┪抟登嗄辏樵谝黄鹪谏缁嵘匣臁C挥写锏缴比瞬徽Q郏舳咀咚剑欢屠锤龃蠡鹌础:呛莮~就说这么多,再说就没完了。最后说句老话:喜欢就支持,不喜欢就骂,听到不同意见才能提高。感谢留言,让我不得不多帖出一节。看来明天又要忙了!汗~~水~~:))
(0)
(0)
  
  • 莫薇儿
  • 发表于:2010/8/3 11:53:18
  1. 4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好像在空间看过,,,应该不错吧

(0)
(0)
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,请勿尝试回复!!